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上海一家专业书场将被拆传统艺术为何渐

2018-11-01 02:02:44

上海一家专业书场将被拆 传统艺术为何渐行渐远

东方7月7日消息:据《东方早报》报道,在日益国际化的大都市里,也许很少有人会花3个小时去看一场完整的评弹表演,也许当你经过五彩斑斓的涂鸦墙时,也只不过是稍作停留,匆忙赶路。但是,我们是否需要在这个城市里,为渐行渐远的传统艺术,抑或边缘化的小众艺术留下一些发展空间,为热爱它们的人们留下一丝慰藉,也为我们的心灵留下小小的驿站,值得思考。   这一有着91年历史的老书场曾经见证了评弹艺术在上海的兴起、繁盛、衰落与传承,在面临所在地块整体动迁的转折点时,老书场究竟何去何从,成为众多传统艺术爱好者尤为关注的话题。   “它(雅庐书场)是上海,甚至是长三角范围内一家专业的国营书场,我们都希望它不要就此关门。”昨日,一位在雅庐书场听了几十年曲艺的老人如是说。   所处地块将整体拆迁   很难想象,顺昌路315号这幢毫不起眼的小楼就是上海评弹艺术的大本营。身处曲折凌乱的老弄堂中,即使高挂“雅庐书场”的招牌,这座书场依然很难为人们所注意。   书场正门已变身为一家卖锅碗瓢盆的杂货铺和一家服装铺,观众们需要走进弄堂才能从侧门进入书场。在弄堂里的侧门前,大红的纸张贴出了7月1日至15日的演出节目:徐少华评话《姜子牙与闻太师》。   “书场这个月还在演出,节目表都排好了。”书场工作人员说,7月份每天13时30分书场的演出仍在持续,但书场究竟何时拆迁,会不会易地更名,工作人员表示不方便透露任何细节。   节目表显示,雅庐书场整个7月都排有节目,7月16日至31日将演出弹词《双凤引》。这也意味着,在本月底之前,雅庐书场还将继续对观众开放。   然而,书场面临拆迁却是不争的事实。书场周边的居民社区透露,书场所在地属于卢湾区116号地块,如今正面临整体拆迁,而周边有相当一部分居民已经搬走。   40年来书场由盛及衰   15时许,琵琶三弦声落,雅庐书场结束了一天的演出,观众纷纷散场。走出书场的几乎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   据了解,雅庐书场的原址在柳林路48号。1959年,公私合营后的雅庐书场从柳林路搬到顺昌路315号,取代了原位于此处的同乐剧场。   “我们都在这里听了几十年,差不多天天都来。”把玩着一把九寸大折扇,已年逾七旬的老观众李成(化名)回忆着书场的种种旧事。李成说,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至1980年代末期,雅庐书场甚至整个评弹艺术曾有过一段辉煌的鼎盛时期。“当时这里每天要演三场,早上、下午、晚上各一场,经常客满。”当时雅庐书场还有一辆专门的小车,用于接送长期来此听评弹的老观众。   不过,从1990年代起,雅庐书场便逐渐显示出衰落之势,剧场的座位从原来的400个缩减至120个,日常演出从一日三场减少为一日一场,书场正门开起了小店铺,接送观众的小车也不知所终。“年轻人不喜欢,我们这些老观众又越来越少,这是整个戏曲艺术都没能避免的。”李成说。   平价书场联票只要4元   尽管如此,李成等老观众依然为雅庐书场能够持续演出而感到欣慰。他说,上海听评弹的地方不止一家,但多为临时的演出场所,如雅庐书场一般的固定专业书场在沪上可谓。   虽然每场观众往往只有六七十人,但除了大年夜,老观众总能在雅庐书场喝上一杯热茶,听到熟悉的评话弹词,而在物价不断上涨的当下,听一场书的花费却只要5元。   “买联票的话只要4元,可以说是相当便宜的。现在这种平价的演出已经很少了。”李成笑着说,许多老观众来这里也是为了和老朋友叙叙旧。   书场面临拆迁,老观众大多已有耳闻。“如果真要拆的话,我们也没什么办法,不过真觉得挺可惜的。”李成说,他也听说过书场要搬迁到别处的传闻,“还叫不叫雅庐书场这个名字我们也不知道,但我们希望这个在市中心的平价评弹剧场能够保留下来,也给评弹艺术多留一点发展空间吧。”

通风柜厂家
焊管
金属缠绕垫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