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华为狼性投资聚焦主业先合作后收购VC黄埔

2018-12-04 04:29:43

华为狼性投资:聚焦主业先合作后收购 VC“黄埔军校”

或许国内没有一家企业像华为系投资一样专注。

当“腾讯系”、“阿里系”、“百度系”、“小米系”纷纷在互联产业链上跑马圈地之时,华为系则像是这个江湖中的隐者,对于各家派系的合纵连横均置身事外,依旧聚焦于自己的主业。

“华为系不做投资。”一名接近华为的知情人士表示。

华为系保守、另类的另一面是其仅聚焦于主业投资,当其将“华为永远不进入信息服务业,永远不去进入主行业以外的行业”写入《华为基本法》时,其实任正非就早已经明确了华为的投资逻辑——专注主业,不做多元化跨界投资。

投资聚焦上下游

华为负责投资的部门被称为“企业发展部”,其独立于华为总部,在深圳南山区的威新软件园中独辟一角。据华为内部人士介绍,华为企业发展部属于财经委员会旗下,主要包括策略发展部、企业项目运作部、投资监控部、项目执行部等。其中策略发展部负责投资,该部门主要负责人为陈崇军。

据上述华为内部人士介绍,“这个部门主要是做海外的投资,国内的话则多做些华为自己人创立的项目。”

实际上,与华为自身业务一样,华为的投资也多是墙外开花。华为企业发展部主导了此前华为收购华为赛门铁克。而为众人所知的华为3COM虽也是该部门主导兼并,但是由于涉及程序复杂而终止。

此外,在2012年和2013年华为分别收购了CIP Technologies和Caliopa,前者为英国集成光子研究中心,后者主要致力于数据通信和电信市场的硅光子技术的光模块的比利时硅光技术开发商。

今年7月,华为与德国博世和美国Xilinx公司共同投资了XMOS公司,投资规模高达2600万美元。XMOS公司成立于2005年,主要致力于物联领域的高性能芯片的设计和生产。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华为次在英国的投资案例。此后,华为在物联领域又下一城,以2500万美元收购了另外一家英国的物联公司Neul,而这家公司此前与华为有过9个月的合作。

今年如此频繁的投资物联领域或与华为的战略布局有关。早在2012年,华为便对外宣布进军物联,并已经完成了相关物联解决方案。此次的2次投资或许将扩大其在国外的物联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华为的很多投资路径采取的多是先合作再完全收购的模式。对此,一名跟华为打过十几年交道的业内人士分析称,“一般都是华为为了共同开拓某个细分市场,就成立了合资公司,但是结果都不是特别成功,鼎桥通信和华为赛门铁克被华为收购了。收购主要是双方文化不太融合,而且一般合作方式是华为投资人力和知识产权,另外一方投钱,华为一般都在合资公司中占据主导地位,因此当另外一方获得了一定财务收益后就选择了退出。”

不过,毋庸置疑的是,华为的收购均是为了聚焦通信设备研发生产制造销售,为了更好的开展其海外业务。华友俱乐部创始人郭召林向理财周报介绍,“华为所有的收购都是买它的一个牌照或者资质。因为没有资质就无法在某个国家或者区域展开销售运营,而这个资质或者认证一般都需花费年时间才可获得。因此华为有时为了进入某个市场,就会收购一些规模较小的公司。”

而在国内A股市场,华为也曾经参与了润和软件的投资,毫无例外的是,此次投资的主要原因是华为控股子公司华为技术与润和软件有多项业务合作,业务存在关联关系。

对于以狼性文化着称的公司而言,其投资风格也同样像狼捕捉猎物一样,稳、准、不被其他物质所诱惑。不过华为也有例外的时候,据悉,此前华为也曾经在互联领域有过一些投资。

据了解,在2008年下半年,华为设立了互联业务部,归属于华为业务和软件产品线,由空降过来的朱波担任该部门的首席市场官,后来又被任命为互联业务部总裁。2010年,互联业务部并入了消费者事业群旗下。

在朱波担任互联业务部总裁的4年间,华为确实投资了不少互联的项目,为公司带来了一丝新气象。

诸如昆仑万维等公司都曾获得过华为的投资。

目前,昆仑万维已经向证监会申请在创业板上市,此前,华为就曾因以数亿元投资昆仑万维而备受业界瞩目。在已披露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显示,在股票发行前,华为控股持有公司3%的股份,为昆仑万维的第七大股东。

昆仑万维为互联游戏开发和运营商,目前其自主研发和代理的游戏包括《三国风云》、《啪啪三国》、《时空猎人》、《君王2》等。据易观智库统计数据显示,昆仑万维在2013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份额排名中,位居第5位。

截至2013年12月31日,昆仑万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资产为85343.28万元,相比于华为投资当年,公司净资产增长了63.93%,预计投资回报丰厚。

而华为近一次投资于互联企业的案例是去年从经纬中国和IDG手中接盘暴风影音,这次投资则更多是出于战略考虑,据此前有消息称,未来暴风影音或将与华为终端进行整合。

郭召林告诉理财周报,“华为内部做创投很难有这种视野,因为朱波属于外聘的,他之前本身在移动互联行业有一定影响力,因此做了些互联相关的投资。”

上述人士分析称,当时华为涉足互联可能更多是出于“养猪策略“的考虑。“当时可能就是想养几个效益好的企业留着过冬用。如在2001年IT泡沫的时候,华为将旗下的深圳市安圣电气有限公司卖给了美国艾默生集团,收购价为7.5亿美元,才挺过了当时的泡沫期。而且华为是技术型企业,发展什么都很容易,只要发展起来之后认为缺钱或者认为这个行业不是主行业,或者到了天花板级别了,其他公司也迫切需要这部分业务,华为也愿意卖。”

“不进入信息服务业”写入基本法

然而,4年后,朱波却选择了辞职。后来谈起离职原因时,朱波在公开场合表示,主要是因为之前入职时,华为有意往服务和互联发展,但是对于习惯了B2B业务的华为高层来说,一时间要适应互联的B2C模式仍存在很多与华为本身文化所冲突的地方,后来华为在投资战略方面有所调整,因此便选择了辞职。

据了解,当时华为战略调整的内容主要是确定了只做战略投资,只做跟自己主营相关的投资,而这里的主业仅仅定位于通讯设备这个单一行业。

实际上,华为在投资方面的思路一直遵循的是《华为基本法》中制定的规则。该基本法中提到:华为永远不进入信息服务业,永远不去进入主行业以外的行业。

据了解,《华为基本法》是由任正非及其高管联合人民大学等专家学者共同制定的,主要是针对华为在经营、管理、变革方面的规定。

“因为有了这个基本法,华为在股市牛市的时候没有进去,在房地产投资热潮的时候也没有进去,而其他大企业那个不做房地产投资和二级市场投资?但这些在任正非面前谈都不要谈,你只需要把每年利润做好就行。”上述华为内部人士表示。

实际上,华为在投资方面的聚焦与其在业务上面的专注是一脉相承的。上述接近华为的知情人士分析称,“它很少做VC投资,基本上是产业链发生了关系,或者想更好的控制供应商才投资的,比如此前投资的软通动力,就是为了更好地控制外包的质量。此外,华为并没有像其他公司一样单独成立投资基金,这主要是因为公司比较保守,不太习惯也不太会去投资一些创新公司。重要的一点是,华为属于通信设备行业,现在这个行业已经形成垄断了,没有什么可投了,而华为现在也没有想法往新行业拓展。”

郭召林进一步解释,华为投资的逻辑主要是看做的业务对华为主营业务是否是强相关,“比如,被收购公司已经是业界老大,但是利润确实是业界水平,华为就会采取合作的方式。而如果是市场份额较大,而且利润比较高,他就会采取收购的方式。”

前华为员工爱投资

“现在华为系离职做投资的人满天飞,各大投资机构基本都有我们的人。”华创俱乐部创始人许炳告诉理财周报。据了解,华创俱乐部的主要服务对象就是离职的华为员工。目前其已经募集了一期天使基金,其募集对象和投资对象均以华为人为主。

据了解,目前在国内比较知名的创投机构,如红杉、深创投、达晨创投、复星投资等都有曾经华为系员工的身影。当然,也有自己出来自立门户的,比如此前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前副董事长洪天峰出来创立了上海方广资本,李一男则在金沙江创投担任合伙人一职,其曾担任华为终端公司副总裁。而前述提到的曾在华为互联业务部分别担任总裁和首席战略官的朱波和肖旭也在广州创立了一家专注TMT和移动互联产业孵化的创新型孵化器创新谷,主要专注于天使投资领域。

对于如此多的华为人选择离职后进入投资行业,许炳表示并不意外,“华为系因为绝大多数工资比较高,所以出来再给别人打工的概率比较低。很多前华为人会选择创业或者投资, 而且很多投资机构对华为系出来的人都比较感兴趣,去年曾经有段时间,机构都希望招入华为的人,主要是因为其在信息技术方面还是比较懂的。”

据了解,由于曾经在华为的经历,华为人在技术和发展趋势方面都有深刻的理解,此外,华为素以“职业的黄埔军校”为名,因此在其文化的影响下,华为人的流程意识和执行力都比较强,非常职业化。

而相对于投资,华为离职员工出来创业的成功率则比较小。郭召林对此深有体会,其目前运营了华友天使会主要负责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平台对接,其表示,虽然比较倾向于华为人的项目,但是越往天使期华为人的创业成功率并不高,这主要是由华为的工作经历和业务结构决定的。

“华为的某个项目都是成百上千的人力去做一个订单。腾讯的就不一样,一个小团队几十个人就可以做项目。所以腾讯出来创业很容易,因为他项目的所有流程都参与了,华为创业的就不行,他只能做其中的某个环节。华为提倡的是螺丝钉文化,而腾讯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团队做一个项目。因此华为离职员工适合做高管,但是并不非常适合做创始人,这和腾讯系、阿里系出来的人还是有差距的。”

华为PK中兴:中兴创投更灵活

相对于华为在投资方面的保守,华为的老对手中兴则显得更加市场化。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兴通讯与深圳和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2010年共同投资设立了深圳市中兴创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兴创投),基金规模为10亿元。与华为专注于自身主业领域的投资所不同,其主要投资方向并不拘泥于中兴通讯所处行业,而是关注细分行业龙头以及TMT企业,后者占到了近七成的比例。目前由殷一民担任中兴创投总裁。

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中兴创投的投资成绩十分亮眼。据Wind数据统计,目前中兴创投共投资了8家公司,其中投资不到两年的电子元件公司硕贝德已在创业板上市,中兴创投旗下的中和春生一号基金持有硕贝德2.14%股份,当时的入股价格是3.81元/股,现由于限售期尚未退出,若按12月11日当日收盘价23.2元/股计算,其平均投资回报倍数约为6.09倍。

据上述人士表示,“中兴创投是完全的商业化运作,只要是好项目他们都会投资,主要投资于VC阶段。此外,中兴通讯母公司旗下的中兴合创的投资也更加市场化,相对来说,华为在投资方面的范围则相对比较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兴通讯投资方面表现抢眼的同时,公司的主营的通讯设备业务却出现滑坡的现象。根据公司2013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了10.56%,营业收入仅为752.33亿元。相对比的,华为营业收入则保持了8.5%的稳定增长,2013年其实现销售收入2390.25亿元。虽然两家公司成立时间相近,但是在发展规模的差距却越来越大。这可能与两家公司不同的经营策略和投资风格亦有关系。

高新技术企业认定
西门子工控机主板
高压喷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