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又被淹了突发山洪夜袭新洲花朝节

2019-03-05 23:37:15

又被淹了!!突发山洪夜袭新洲花朝节

来源:武汉晚报 商为智

昨天凌晨,新洲区旧街三庙河河滩被山洪淹没,在此赶集旧街花朝节、夜宿河滩摊棚的196名商贩凌晨梦中惊醒,抢救财物,慌乱逃命。紧急时刻,旧街办事处干部群众及民警闻讯后迅速展开通宵救援,幸无人员伤亡。

据大楚今料友报料:新洲区旧街花朝节交流会昨晚桥下被淹

商贩为抢货物 面包车被淹

昨天凌晨0点50分左右,河南洛阳商贩姚宝锋从停在三庙河河滩上的货车下来,他想看一下摆在三庙河摊上的商品。他穿着拖鞋刚下车便发现脚下一阵冰凉,拖鞋进水了。姚师傅连忙拿出手电筒一照,不由得大吃一惊,三庙河的河水已经慢慢地浸上了河滩。不好,涨水了。姚师傅叫出声来。姚师傅连忙喊醒睡在货车上的老婆,让老婆与他一起收拾摆在河滩上的蹦蹦床及儿童玩具。

那知,河水涨得太快了,仅仅几分钟时间,河水已经到了两人的膝盖处了,两人只好放弃。姚师傅立即要老婆上车,他则对着河滩上夜宿的商贩们大喊着:发大水啦!快起来跑啊!,姚师傅担心货车被淹,因为车上还有已经熟睡的3岁女儿,他连忙将车开上了岸边。即使这样,他们摆放在河滩上的一个8米10米的蹦蹦床、几十个塑料船和布娃娃还是被大水冲走了,损失超过1万元。姚师傅感到颇为无奈。

团风总路咀镇的商贩刘国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昨天凌晨1点左右,他听到人们的呼喊声后,从睡梦中惊醒。刘师傅看到河水上涨准备与老婆一起将摆放在河滩上的商品收集到面包车上。前后仅仅两分钟时间,车子却怎么都打不着了。两人想打开车门逃生,那知车门怎么也打不开。夫妻俩只好从车窗翻出逃生。刘师傅说,他拉着妻子趟着齐腰深的河水慢慢往岸边走去。要是不抢货物,自己的面包车也不会被淹。刘师傅回忆起来懊悔不已。

一公司员工说,他们睡在河道上的帐篷里,凌晨一点,洪水冲撞商品的撞击声,把她惊醒。保住性命算万幸。

7旬爹爹拿80余件衣服赈灾

昨天中午12点,武汉晚报在河滩上见到了正在吃盒饭的谢多贵婆婆及老伴朱水清。朱爹爹见到前来采访,不由得激动起来,多亏了那几位村民啊,要不然,我婆婆就危险了。

朱爹爹说,昨天凌晨1点左右,河水开始猛涨,他想拉着婆婆上岸,可是婆婆就是舍不得售卖的工具,不愿意走。没想到,只几分钟时间,河水便涨到他的腰部,朱爹爹边说边比划着。此时,由于水深加上水流湍急,他根本扶不住婆婆。危急时刻,巡查人员赵凡、王湘林、赵德福赶到,赵凡趟着齐腰深的河水背着婆婆慢慢走上岸后,立即转身下河将一位70多岁的刘婆婆背上岸。

朱爹爹说,很多商贩被救上岸,又冷又饿。昨天凌晨2点多,家住河边的74岁的赵宗财爹爹闻讯后,与老伴一起将两老的衣服及儿子儿媳的衣服,80余件全部拿出来,送给了在岸边冻得发抖的商户们。他后来才知道,赵宗财是赵凡的父亲。

凌晨3点左右,街道工作人员带着内衣、鞋子、桶装方便面、饼干及药品等急需物资赶到,他们一一分发给受灾的商户们。

昨天上午,从街道办事处了解到,前来救援的民警、消防官兵与街道群干趟着齐腰深的河水将被困河滩的30余位年纪大及行动不便的商贩救上岸。

500商户幸提前转移上岸

昨天上午,从新洲区水务部门了解到,4月3日晚10点开始,三庙河上游团风境内出现强降雨,3日8点至4日8点,实测三庙河水库降雨量达117毫米,降雨主要集中在3日晚上10点至4日凌晨2点,属特大暴雨量级。上游突降暴雨,导致下游三庙河旧街段河水陡涨。

前天上午,旧街街道办事处了解到雨情后,便开始采用广播形式对夜宿河滩上的商户进行通告,当天晚上使原本宿在河滩的500多户商户提前转移上岸,但仍有196名商户夜宿河滩摊棚。

昨天上午,为查明雨情,新洲区水务局和旧街街道相关负责人到距离事发地15公里上游团风境内的三庙河水库查看,水库并未溢洪,未开闸,此次事件的主要原因为局部地区强降雨,特别是三庙河上游团风境内暴发的坨子雨短时汇流,河水陡涨所致。

196名被困商贩全部救出

昨天凌晨1时20分左右,旧街花朝节夜班巡查员赵凡、王湘林、赵德福等发现河水大涨,河滩摊棚不同程度进水,迅速报警,并向街道领导报告。新洲区委区政府、旧街街党工委办事处迅速启动应急预案,新洲区委区政府相关负责人赶到现场,调集公安、消防及街道群干500余人,展开救援。由于报警和救援及时,夜宿河滩的196人全部被转移上岸,没有发生人员伤亡。

当晚,对被救助上岸的商贩,旧街街道办事处提供办事处四楼会议室、街道大礼堂供大家取暖、休息,并逐个发放内衣、鞋子、方便面、饼干、矿泉水以及强效感冒片、肠胃康颗粒药品等急需物资。

目前,当地政府要求所有参加旧街花朝节的商户上岸交易,并动员商户转移到20公里外的新洲李集街张店地区,继续参加在这里举行的传统的花朝节赶集会,张店地区已做好相关准备,接纳客商。

商户们的损失怎么办?

昨天上午11点,在河滩上见到了正在清理物品的余先生。余先生打着赤脚将篷帐内的电动工具搬出来。余先生说,他是团风总路咀镇人,和几个亲戚做花圃、电动工具及小宠物的生意,没想到一场山洪,将所有的物品冲毁了。电动工具被河水浸泡后即报废了,40多只兔子全部死亡,还有花卉等损失惨重。

初步估算损失超过3万元。余先生表示,他们参加这里的一年一度的花朝节已经十余次了,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损失找谁?

在河滩上另一名男子正在将桌椅搬到河岸上,该男子说,他们是新洲一家家具厂的员工,公司在旧街做展销活动,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山洪将家居全部冲毁了,还有运送家具的车子及电器等,初步估算损失达十几万元。

对此,旧街街道办一工作人员表示,根据气象预报,明后几天还有雨水,他们将在天黑之前把河滩上的所有篷帐全部清理,防止更大的损失,其后会对商贩的损失进行统计,并向区里相关部门汇报。

相关文章:新洲花朝节 800年长盛不衰

百花生日是良辰,未到花朝一半春;万紫千红披锦绣,尚劳点缀贺花神。清人蔡云的这首《咏花朝》,是旧时江南民间庆贺百花生日风俗盛况的写照。诗中所写的花朝,是我国古代的一个传统节日花朝节。

据传,花朝节在全国盛行,始于唐武则天时期。在那时,正月十五的元宵节、二月十五的花朝节、八月十五的中秋节,这三个月半被视为同等重要的传统佳节。岁月的尘烟历经千年淘洗涤荡,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一传统的节日已日渐消亡了。但是,位于武汉市新洲旧街,却依然保留着这一传统节日。而且,据传是从南宋淳煕年间开始,至今已沿袭800余年而长盛不衰。

缘起:庆福寺庙会

江山多丽一河曲折连三庙,佛法无边四海同归不二门。旧街庆福寺内有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净慧长老创作的对联。旧街花朝节的由来,就要从这座寺庙说起。

旧街境内,有一条蜿蜒如带的小河穿城而过,这条河,当地人称作三庙河。如今每年的花朝盛会主会场,就设在三庙河的西岸河滩上。三庙河的由来,是因为沿河建有三座寺庙。其中,规模的,就是位于河道上游的庆福寺。庆福寺俗称大庙,又称五三公庙,据传是由当时五十三姓居民合建。

旧街庙志载,庆福禅寺建于南宋,至今有800余年历史。旧街大庙的弟子们每年都要举办花朝庙会,首先是在旧街大庙内举办,后来大庙和院子里容纳不了参加庙会的人们,会场就改在庙后的三庙河河滩上。

发展:几大集市群落

旧街地处大别山山脚的古驿道旁,素来商贾云集,为鄂东一大集市。很早以前河西即有农村集市。前来庆福寺参加庙会的,除了旧街及新洲本地人外,后来渐渐还有周边浠水、罗田、红安、麻城、团风等地的人,邻省安徽人、河南人也大量参与。有人从中嗅到了商机,顺便带来了自制的农具和竹木器到庙会出售。花朝节期间,也正是鄂东春暖花开之时,许多人也借庙会期间前来郊游赏春,于是唱戏、杂耍、打拳比武、赛山歌、说媒相亲等活动,五花八门,无所不有,逐渐形成耕牛、农资、农村生活用品、花卉苗木、杂耍几大市场群落。

会期也由二月十五一天改为十四至十六三天(今年还延长到五天)。这几天,整个旧街从河滩到街道,被摊贩游客挤得水泄不通,绵延数十里。从高空俯看,真似一幅活生生的现代版清明上河图。花朝节在当地,是比春节还要热闹而隆重的节日。家家户户都会备下酒菜,请亲戚朋友前来赏玩。学校里头,还会特意挪下假日让孩子们赶花朝。

见证:历史沿革和非遗

旧街的花朝节经历朝代更迭,遭遇炮火战乱,却从未间断过。元末明初时期,朱元璋和陈友谅两军在此交战,也不干扰参加花朝节的人们。抗日战争期间,人们避开日寇,自发将物资交流地点移到树大林密的枫树岗等山头上进行。据新洲文史专家李森林介绍,那时武汉有一名摄影师,想来寻点营生。当地百姓大多不知他手中照相机为何物,以为是给飞机发信号的什么仪器,把他当作汉奸抓了起来,幸而执行任务的军官见多识广,才保全了他的性命。

解放后,花朝庙会成为群众的节日娱乐和物资交流的盛会。1956年起,每年农历二月初十开始,将物资交流会依次在新洲潘塘、徐古、旧街、张店分别举行,会期每地三天,约定俗成,延续至今。三地交流会,旧街盛于张店,张店盛于徐古。

目前,新洲旧街的花朝节已被列为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日人均流量达到20万人次。游客赶花朝庙会的同时,还可沿着新建的高等级红色旅游线,饱览山乡烂漫春色,往周边的李集、仓埠等乡镇,赏十里桃花。

前列腺贴厂家
PVC茅草
万鑫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